2016/03/18

不平等的代價-無法處理的悲觀

出處:HARVARD gazette

摘要編譯 / 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

 

在美國,許多人認為隨著法律保障的逐漸健全,種族歧視、隔離等不平等已是舊時代的問題,以至於會有說法認為非裔及拉美裔在收入、財富、健康及教育不如白人的原因要歸咎於自身的努力不足,他們有機會卻選擇不把握。這種僵化卻廣為流傳的輿論讓哈佛學者警覺到在研究種族不平等及解決方案的問題時,應特別考量如何重塑公共對話。

 

學者David R. Williams表示,健康不平等是所有其他社會不平等的總和。社會不平等的所有現象都將在健康的範疇內了結。他引用了研究顯示:

  1. 相較於白人,非裔美國人較早罹患重症,這個罹病率的差異造成96800人死亡。
  2. 自1950年以來,黑人與白人的平均壽命差異以從原本的8年縮短為4年,還要再另外30年才能在平均壽命上平等,但前提是白人的平均壽命要保持不變。
  3. 拉美裔移民在美國住得越久會變得越不健康。他們一開始的健康狀態是與白人接近,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健康狀態會降低到接近黑人。在美國出生的後代比一開始移民的那一代人還不健康。
  4. 十項測量健康的標準,包括血壓及膽固醇等,顯示黑人比白人早衰10年,而這種早衰的生理現象表示的是那些慢性、持續的心理壓力的衝擊。他認為,這些心理的壓力主要來自於貧富差距。

 

根據2014年人口普查報告顯示,當美國白人賺一塊錢,拉美裔美國人只能賺70分錢,非裔美國人則是59分錢。對於非裔美國人,這個差距跟1978年一樣。而從另一份人口普查局的報告指出,在2013年,白人家庭家戶所得的一塊錢,西班牙裔家庭只有7分錢,而非裔家庭只有6便士。擁有最小的資產導致的不安全感和壓力如何影響人生?學者William Julius Wilson認為,貧富差距就是真正的問題。

 

對於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有學者嘗試用市場導向的途徑為這個種族不平等問題找出解決方案,指出經濟權力、強化社區、穩定工作的取得、可依賴的健康照護、兒童時期的教育以及學校的改善。他認為在居住等社會福利之外應該還要想辦法增加工作機會。Williams雖認同應該強化貧困社區的經濟,但認為應該採取政府直接介入的途徑。他認為,有些社區環境根本不可能讓人有健康的生活型態,政府應該先協助修復。貧戶出身的非裔學者Wilson則認為應該要先改變大眾的認知並強調公平,人們不應該因為那些他無力控制的事情而被剝奪生命的機會。而政治人物若能開始強調這些訊息,則可以改變許多人對於貧窮的刻板印象。Carrasco則建議由下而上的社會運動不可少。

 

最後要面對卻使大家一籌莫展的問題是,要怎麼解決「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