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1

工作貧窮與健康不平等

出處:the guardian

整理編譯 / 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

 

國際知名研究健康不平等的專家Sir Michael Marmot上週五發表英國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the 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 in England)年度報告,從平均餘命及失能狀況兩項指標來看,好消息是平均壽命越來越長,2003-2013年這非常短的時間內男性就增加了3年、女性增加2.5年,住在越富裕社區的人壽命越長。但壞消息是健康不平等的狀況也持續惡化。Marmot發現,有約四分之一的英國家庭沒有足夠的收入來維持生活健康,跟2008年比增加了20%。

 

最明顯的健康不平等狀況是從失能的指標來看。住在較貧窮地區的人一生當中平均有55年的壽命是健康、未失能的,而住在富有地區的人平均71年。兩者相差了16年以上。

 

英國學者為這個不平等的差異提出一個問題:面對這些不平等,身為一個現代福利國家應該做些什麼?

 

過去,經濟學家William Beveridge指出,給人們足夠的金錢維持生活是一切的基礎。他建議,可透過繳費型的社會保險計畫來完成,每位員工所支付的,都使他們有權利獲得失業、失能、醫療保健、兒童福利、及國家養老金。然而,現在的勞動市場已經跟過去有很大的不同了。如今的勞動市場傾向低薪及不穩定就業,Marmot的年度報告書指出,這種新一代的工作貧窮(working poverty)正在對健康及工作相關的疾病有向下衝擊的影響。Beveridge的社會保險理論放在如今的勞動市場顯然會遇到許多困難。

 

在工作貧窮的狀況之下,我們正在製造一個與“完整性的社會進步政策” (comprehensive policy of social progress)完全相反的危險當中。資源在年輕人與窮人兩個族群之間該如何分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艱難抉擇。在21世紀的福利國家,任何人都可能會突然變成一個窮人。如果繼續依照社會保險的邏輯,結果將會是全球衛生系統疲於照顧因貧窮所造成的大規模、不斷增加的健康問題及狀況。

 

英國貧窮地區及富有地區相距僅3小時車程,健康、未失能的生命卻相差16年之多,這個差異足以讓我們震驚並開始有所行動,如果我們真的在乎的話。健康及社會的不平等不是關於窮人跟富人之間的問題,而是關於生活在不公平的競爭環境,以及如何阻止、不讓這個傾斜越來越陡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