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0

[呼籲] 基本工資也是公衛議題

每年的第三季(即7至9月),基本工資的議題就成為新聞和政治的焦點。按基本工資審議辦法第5條規定:「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原則於每年第三季進行審議」,因此,無論當年是否已經調整,勞工團體都會在第三季期間,監督勞動部依法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並調整基本工資。今年,勞工團體業於7月20日赴勞動部召開記者會,並具體要求今年月基本工資應大幅調整至26K,以及時薪161元,也為今年的基本工資戰役揭開序幕。

 

勞工團體所提出的這個金額與現行的每月基本工資(20,008元)多5,992元(日薪多41元),看似過於理想,但這個金額其實只是依照國際勞工組織(ILO)建議書及兩公約之精神,滿足維繫一個勞工及其扶養親屬最基本「生存」的需求,而非「生活」、更非「健康生活」。從各項經濟指標來看,台灣已列於已開發國家,有些調查甚至將台灣列於富裕國家之林,但我們基本工資的討論卻始終圍繞在最基本的生存需求,顯見這中間存在著嚴重所得差距及分配不均的問題。

 

目前已有許多研究探討所得差距和健康的關係,指出相對於低所得者,高所得者意味著有更多的資源去獲得健康,包括更均衡的飲食、有更多時間運動、休閒和社交活動,從事危險工作的機率也較低。然而,過去倡議提高基本工資的團體,主要還是卑微地以改善勞工及其家庭經濟生活為主要論述,並未觸及提高基本工資對於提升健康的影響。美國一NGO組織--人為影響合作(Human Impact Partners, HIP)在2014年提出了針對加州提高最低工資的健康影響評估報告,發現提高最低工資不僅可以改善貧窮家庭的生活,更對促進健康,對減少疾病及死亡率亦有顯著影響,政府更因此節省了數百萬美元的醫療成本。

 

根據HIP的健康分析報告,到2017年時,最低工資將從8美元(時薪)逐步調高至13美元,這將使約750萬低收入家庭可以預期增加收入,進而顯著的改善生活水準並提升健康。屆時預期將會降低慢性疾病、失能、飢餓、抽煙及肥胖等問題,同時也會大大的降低憂鬱症和躁鬱症的盛行率。從長遠來看,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每年將預防數百名加州低收入者過早死亡。

 

除了HIP的研究之外,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院更進一步研究1999至2007年間美國各州最低工資的發展,其中包括工資對高血壓盛行率的影響。結果發現提高最低工資有助降低高血壓的發生,特別是在低所得的族群。同時也發現,當工資提高、肥胖率也會降低。減少這些疾病問題,對於降低整體醫療費用有正面的效果。美國已有衛生部門投入倡議提高最低工資的例子,例如明尼蘇達州衛生專員公開支持提高最低工資,因為經實證研究證明,提高該州的最低工資有助於改善健康。

 

因此,在今年基本工資審議之際,我們應該以更全面的觀點來思考基本工資的社會意義。而我們可以從美國各州提高最低工資的經驗,得到更多的啟發,即提高基本工資不只是提高勞工的所得,更對提升國人整體的健康、減少和預防因貧窮導致的各項疾病、進而節省醫療成本有更積極的效益。台灣已有健保讓絕大多數人有公平機會接近醫療資源,接下來,解決貧富差距及所得不均問題,包括有效的提高勞工及家庭所得,應該是下一個階段重要的政策方向。 (文 / 台灣健康人權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