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3

階級、疾病、意外與健康不平等

曾經在一場關於低薪的講座結束後,一位從事口腔癌防治的社工和我分享疾病防治和階級的問題。為了向檳榔族宣導口腔癌的相關訊息,她們常在夜裡出現在高速公路大車停車場發送防治手冊,當然,主要目的是希望大家可以遠離風險,例如,不要吃檳榔等。她生動的分享讓我印象深刻,尤其是和許多大貨車運將大哥互動和對話,更讓人體認這個健康議題和階級的高度關連性。印象中她轉述了運將苦中作樂的一句回應:「沒吃睡著可能會撞車死、吃了你又說我們會生病死,其實,如果有合理的薪水,誰會想要用命來博啊!不然,你去請我老闆說加薪好了,我們真的也不想那麼拼。」

 

無論是從政府勞動及交通相關統計資料,我們可以更一步瞭解問題全貌。根據勞保局2017年的勞工保險職業病給付按職業病成因給付的分類來看,腦心血管疾病給付84人次居前三名,分析其所屬職業類別,運輸及倉儲業就18人居次多,僅次於派遣和保全等支援服務業請領人數的23人,第三則為製造業16人。而這樣的排名在過去幾年來沒有太大的變化,除了因職業作業長時間維持單一坐姿而導致腦心血管疾病風險提高之外,在輪班、長工時和高壓下的工作型態造成的疲勞駕駛之外,休息時間不足和睡眠品質不良,不僅讓職業駕駛的健康亮起紅燈,更是造成交通意外事故的主要促因。

 

我們再根據2017年11月內政部的統計,雖然在車禍肇事車種中,仍以機車肇事475件(占44.98%)最多,自用小客車254件(占24.05%)次之, 大貨車87件、小貨車108件合占18.47%居第3;但從車種別肇事率觀察,大貨車以每萬輛發生5.20 件事故佔最多、大客車4.93件次之、營業小客車3.67件居第3。2017年,道路交通事故件數與受傷/死亡人數統計,肇事件數總統為285,376件,其中死亡人數為1,517人,受傷人數更高達378,602人,平均每天有4個死於交通事故,1,037人在交通事故中輕重傷。然而,從經驗上觀察,大貨車或大客車的交通事故往往伴隨著極為嚴重的死傷,因此,對於職業駕駛的健康和疲勞管控,也更顯得重要。

 

本文無意也無能力深究職業駕駛的職業傷害問題,而國內、外不乏相關研究標示這個行業職業風險和常見職業傷病,例如,勞動部早在2008年(勞委會時代)就已針對客運駕駛輪班制度與疲勞進行研究等,因此政府和業者應有足夠的資訊進行各項預防措施,避免職業駕駛身陷傷病險。著無庸議的,工作、勞動條件對於一個人健康的影響極為大,而作為一個關鍵健康社會決定因素(Social determinant of Health, SDHs)中,如何透過完整的政策,消弭不必要、可避免的致病因素,勞動部責無旁貸的必須結合交通部、衛福部等相關部會,共同研商有效降低職業駕駛健康風險的政策措施,包括改善勞動件和極盡所能落實各項可能的風險管控,讓勞工不必以犧牲健康來交換生活成本,也讓公共安全更能確保。

 

作者:孫友聯/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理事長、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