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8

[公聽會專家學者意見] 10- 彭揚凱 / 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

前情提要:2016年4月7日,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與林淑芬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合作舉辦「世界健康日--如何消弭健康不平等」公聽會,針對國民健康署即將出版的「台灣健康不平等報告書」以及衛生福利部「2025衛生福利政策白皮書」當中健康不平等的部分討論如何進一步落實的方法,以期跨部會合作共同消弭台灣健康不平等的問題。 當天出席並發言的專家學者共有10位,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為讓更多人完整知道這些專家學者們寶貴的意見,特別整理了逐字稿,並將以順序進度陸續更新上傳網站。

 


 

主席、在場的各位先進大家好,很榮幸今天來到這邊,原先主持人說邀請我來的時候,我還想說這並不是我專長熟悉的領域,我本身是學都市規劃的,這幾年主要是在關注像高房價、社會住宅跟整個住宅政策問題,不過剛剛主持人點到一個居住的角度跟健康到底有甚麼關係,這提醒我簡單講一點點歷史的典故。

 

如果對於都市規劃史有理解的話,都會知道,全世界現代的都市規劃體系以及現住宅政策,基本的起源都是健康因素。簡單是說,大概18世紀的工業化之後,大量的人們擁擠到城市裡面,當時候完全沒有我們現在所謂的都市計畫,所以人們住的條件相當的惡劣,電影「悲慘世界」大概就描述了那個狀況。當時發生一個最嚴重問題,就是大量公共衛生的疑慮,就是流行病、疾病還有傳染病造成大量的人死亡,因此,人們開始警覺意識到,要透過對都市環境管理來避免這類對整體性健康危害的因素,當代的整個都市計劃的體系,包括當代的住宅政策體系,基本上都是從這發展。

 

從都市計畫層面開始,會規範要有像適當的街廓、衛生下水道的體系、好的消防等等,還要提供足夠的綠地、公園及相關的公共設施等等。那另外從住宅角度也開始會談到說,一個人的最基本的居住空間甚麼?需要有通風、採光、基本衛浴這些條件,這個當代我們熟知的觀念,就是在這樣脈絡發展出來。包括我們這幾年談的社會住宅也都是在這個脈絡下出現,對於社會的底層,他沒辦法透過市場來解決居住問題的時候,這時候國家要必須要介入,為什麼?最終還是反映到最早對於健康以及引發外部性的疑慮。

 

正因為對於健康,或者健康引發的公共安全衛生的疑慮,引發了一系列現代都市計畫、住宅政策體系的建立。所以我覺得從居住這個角度來談健康,當然有它的意義。這樣故事是100多年前的事,事實上全世界這100多年走過來,慢慢有比較成熟了。像WHO有兩個很關於都市與居住的指標,一個叫健康城市指標,一個是健康住宅指標。現在這個觀念,在當代一般的國家裡面大概都會來落實這件事情。

 

再回到我們今天的主題來看說,台灣現在面對的到底是怎麼樣的狀況?首先,我覺得台灣的狀況有一個部分剛剛很多先進已點出,我們現在討論健康的事情,好像還是很容易回到這是衛生福利部的業務來談,事實上我這幾年最常去挑戰的單位,像內政部負責整個住宅部門的部分,好像在這樣的體系裡面,就沒有很明確的看到他們應該要在整個健康或健康不平等的工作上負擔甚麼責任,所以我覺得這個議題在政府部門上其實是被分化的。第二個部分是,我覺得是一個價值上的被扭曲,大家對於居住的關注焦點會比較多是負擔能力的問題,或者是價格的問題,或財產權的爭執的問題上,相對地,到底我們住的品質好不好、安不安全,這件事情上都沒有被好好的討論。直到今年2月地震之後,大家才開始在想說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們幾乎是住在全世界房價所得比數一數二貴的地方,可是我們享有的居住的品質安全條件卻是如此之差,這是不是也隱含所謂健康不平等的問題,我覺得這是需要好好地的來討論。

 

從這個角度,以下我提了幾個面向來思考這個事情,當然很多部分的確不是衛生福利部可以著力,不過我還是必須點出來,希望有機會應該把這整個狀況做一個更好的整合。

 

我用三個面向來談,第一個我是覺得應該從整體的城鄉環境來看,跟健康直接或相關的一些基礎的公共設施,包括剛剛很多人提到,醫療設施、福利設施、交通、公園、綠地等等的部分,我們台灣有沒有一個檢證的指標?如我剛剛講過WHO有訂了。如果有的話,我們有能否夠明確掌握,在這個指標下我們台灣各縣市的差距有多少?或者同一個縣市的那個地區的差距有多少?舉例大安區跟大同區到底差距有多少?那還有一個更嚴肅的提問是,假使我們真的了解掌握這個差距,那我們有沒有任何改善的方案?改善方案當然有不一定是反映到衛福部,而是我們整個台灣的整體的城鄉規劃,整個都市計畫體系,有沒有一個好的對應的方式來調整這樣的一個差距,來回應差距造成的健康不平等。

 

第二個角度,是從一個住宅的品質來看,台灣到現在事實上都沒有一個符合國際標準。到底我們所謂最基本的居住的品質規範是什麼?如果照內政部的規範,我們只講一個叫面積,就說難道我們台灣談的居住品質就是一個面積,就是說面積一個人居面積到達多少就結束了。我認為台灣需要更為具體的基本居住品質規範,舉例像美國他們有訂了非常詳細的規範,包括面積、採光通風、設備,甚至一些材料等等,他們都有些很明確的規範,那這個部分台灣能不能有。以及,假使我們台灣真的訂了規範,更嚴重問題來了,那到底現在台灣有多少的住宅是屬於不符合最基本居住標準的?在哪裡?我們政府能不能掌握?我必須坦白告訴大家,政府真的不知道。又再假使假政府真有能耐掌握這些不符合居住標準住宅狀況,那拿不拿得出甚麼具體有效的的改善方式?也沒有。有的,只是講說等著建商來都市更新,我們沒有其他的方式來去處理,這個都是一個非常真實的課題。

 

第三個部分,就會比較跟衛福部門比較有關,這大概是我這幾年因為在倡議社會住宅會碰到的,如果我們純粹從一個居住權利的保障,那我們會優先鎖定所謂的社會經濟比較弱勢群體,那到底台灣有多少的社會經濟弱勢者居住需要協助?他們普遍的居住的狀況水準怎麼樣?那他們在居住上的負擔遇到最大的問題是怎麼樣?到底我們能不能掌握。以及,看到了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們到底有沒有提供足夠的協助?包括不管用社會住宅也好,用租金補貼也好,用甚麼方式也好,到底有沒有?這個部分我特別有體會,因為我們過去每次常常跟行政部倡議溝通,內政部就講他們說他們就負責蓋房子的,他們不管人,所以他也不知道弱勢需求有多少,然後每次說來問衛生福利部,衛生福利部可以提,然後也找衛生福利部來開會,衛生福利部也講不出一個所以然。新政府現在說要積極社會住宅,要做租金補貼等,很好,可是要問一個問題,到底我們需要居住協助的弱勢到底有多少?是有哪幾類?每一類大概多少?怎樣的協助是他們最需要的?這是最基本的,我們到底能不能掌握,我也覺得這是很需要來討論的。

 

我剛剛談的三個面向的問題,我最後提兩個建議。第一個建議,是跟最近我們關注公共安全其實有點有關。我認為從健康不平等或健康風險的角度來說,我們必須讓整個環境跟居住的相關的風險相關的指標因素來做揭露。那當然不是說最近熱甚麼就吵什麼,前陣子淹水就公布個淹水的地圖,前陣子地震就講土壤液化,我覺得要有一個更全面的圖像。舉例像我們鄰近日本,他們在住宅不動產交易買賣,就要求相關資訊揭露登載做得非常充足充分。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像說我們到底新北市有多少的社區消防車是開不進去?很多,沒有人敢講,大型的消防車救災雲梯車開不進去的有沒有,有,還是沒人改講。我可以舉例太多的因素來去談這件事情,那有沒有可能跨部會去做一個比較好的系統整合,包括從衛生福利部、內政部,還有相關單位把整個跟健康因素有關的部分上,做一個比較好的資訊的整合以及資訊的揭露,我覺得很重要。我認為很多的改變是先讓老百性瞭解這個資訊,資訊了解之後,用消費者的力量影響市場,讓台灣的居住品質或對於居住行為開始改變。

 

另外一個建議是,短期內希望台灣短期的住宅政策,特別是即將就任的新政府、蔡總統提出很明確的包括像社會住宅的住宅政策裡,衛福部會有一個更積極的角色,至少說下次營建署問你們說,台灣的弱勢居住需求有多少的時候,你們很清楚可以告訴他,請營建署你來想辦法,請內政府你來想辦法幫我們好好解決。我們希望在未來幾年內可以看到兩個部會有一個更密切的合作,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