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2

[公聽會專家學者意見] 7- 邊立中 / 台大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前情提要:2016年4月7日,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與林淑芬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合作舉辦「世界健康日--如何消弭健康不平等」公聽會,針對國民健康署即將出版的「台灣健康不平等報告書」以及衛生福利部「2025衛生福利政策白皮書」當中健康不平等的部分討論如何進一步落實的方法,以期跨部會合作共同消弭台灣健康不平等的問題。 當天出席並發言的專家學者共有10位,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為讓更多人完整知道這些專家學者們寶貴的意見,特別整理了逐字稿,並將以順序進度陸續更新上傳網站。
 



委員大家各位先進好,我很高興第一次參加這種公聽會。因為我主要研究主要是一些職場健康與過勞的問題,我發現,在白皮書裡面提到滿多長照照護體系與醫療照顧體系的重整以及將來要長照制度,可是以在現在的醫療環境與照護職場而言,護理人員與醫師及各個專業都面臨了人力不足、執業環境不佳、薪資福利不足以吸引人才等問題,進而造成醫護人員過勞的問題。醫療照顧提供者自己健康都不佳時,會造成病人照顧病人的狀況,甚至會衍生出更多醫療糾紛、職場人力流失等問題,甚至醫療人員犧牲自己健康去提供照顧服務,自己卻成為健康不平等的一群人。譬如說,我們在臨床上常常看到很多護理人員,每天不包括交班、點班就要上班12個小時,工作負荷又大到幾乎連基本的生理需求例如上廁所、吃飯都很難被滿足,我也觀察臨床有許多護理人員每天可能只有一杯飲料就要過一天,所以護理人員可以說是健康最不平等的一群人。

 

同時,現在的護理人員工作職場環境非常糟糕,在台灣來說護理人員平均執業的年資平均來說是7.7年,相較於歐美甚至是東亞其他國家算是普遍偏低的一個數字,不知道各部會聽到這樣的數字作何想法;就護理人員養成教育而言,可能他讀書讀了五年,甚至像有些讀碩士、博士,工作卻只有7.7年,這是非常浪費教育資源的。政府除了白皮書說到要重建健康照護體系之外,更要考量工作者的健康;最近政府竟然打算還要推出醫師公費生及護理師公費生的制度,其說法竟然是要拓展護理人力資源,但是目前台灣的護理人力的問題不是人力不夠,而是就業環境太差及職場的不友善,造成台灣拿護理執照的至少20萬人,但是只有大概10萬人左右一半左右在職場工作。我自己從事護理工作的經驗與觀察到的是,像政府在辦一些相關的認證或評鑑,例如:磁吸醫院、高齡友善醫院或健康促進醫院等,這些很多都是做paper work、作假資料去應付督考、查核,根本對職場甚至是醫院照護品質沒有實質上的助益;我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有新聞報導,有一個磁吸醫院認證得獎的醫院,半年裡面有兩個護士因為工作壓力大跳樓自殺,但是醫院卻得到磁吸醫院的銅牌獎,這是一個很諷刺的事情。

 

然後再來就是說大家提到要照顧醫療照顧者的健康人權,醫療照顧提供者也要有健康,可是有嗎?現在台灣的來說,評鑑根本沒有落實。在臨床上,只有評鑑的那一天每班的護理人力絕對足夠,甚至我以前在臨床的時候,會發現哪一天怎麼會多了我自己不認識的人在我的單位名單上面,評鑑有許多東西都在作假、缺乏長期確實的追蹤調查,然後這些東西都會造成很多的醫療照護工作者健康不佳、健康權益被剝奪等問題,甚至照顧者用不健康的身體去照顧病人,並且影響病患的健康與安全,這個是我們要的嗎?我覺得衛生政策與醫療照護體系的重建是跨部會要去處理的問題,而不是只有丟給衛福部一個部門去寫白皮書、閉門造車;或許衛福部都會說有阿我都有給提高給付、給予護理人力相關的獎勵金、提高醫院給予護理人員的一些補助。但是請問一下衛福部知道這些錢去哪裡了?我自己的經驗我可以跟很老實地說,進到護理人員口袋的少之又少,甚至我以前的經驗是,因為我當時後在精神科,他跟你講說因為你精神科過的比較爽比較涼,沒有那麼嚴重,所以我們把這些錢都分給那個內外科、加護病房急診的護理人員,這樣公平嗎?

 

再來就是護病比的問題,醫療體系來說很多護病比,很多的這些醫療的照顧的討論,其實我自己的看到的狀況是,這些護病比的討論是相當缺乏基層護理人員參與及實證研究的;衛福部之前也有找過許多醫院的主任、公會大老參與研討,但是實際上這些人的立場都是較於偏向資方的觀點,甚至將護病比用喊價式的方式處理,反正對他來說你小夜班照顧20個,大夜班照顧25個,對他來說不痛不癢因為他只要動嘴巴就好。這樣的照護體系是我們要的嗎?難道不會造成更多工作者的不健康與健康不平等嗎?沒有誰的健康是可以被犧牲,然後去成就其他人的健康的,不是嗎?

 

未來長照法施行後,長照體系將會面臨到更多、更大的人力缺口問題,目前的長照服務員、護理人員等人力非常不足,現在已經是過勞狀況,然後現在在繼續擴大辦理長照後,可能造成有可能是有錢人請的到看護請的到服務員,沒錢的呢?總不能進不了這個體系只好自己去處理後續的問題,然後造成很多健康方面的問題,那所以我會覺得,這個2025健康白皮書裡面,其實對於醫療人力方面的問題很多層面都是不夠落實,並且缺乏基層人員的參與;希望衛福部不要把台灣健保的奇蹟,建立在醫護人員過勞與血汗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