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2

[公聽會專家學者意見] 6- 洪敬舒 / 台灣勞工陣線工作貧窮與租稅政策研究室主任

 
前情提要:2016年4月7日,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與林淑芬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合作舉辦「世界健康日--如何消弭健康不平等」公聽會,針對國民健康署即將出版的「台灣健康不平等報告書」以及衛生福利部「2025衛生福利政策白皮書」當中健康不平等的部分討論如何進一步落實的方法,以期跨部會合作共同消弭台灣健康不平等的問題。 當天出席並發言的專家學者共有10位,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為讓更多人完整知道這些專家學者們寶貴的意見,特別整理了逐字稿,並將以順序進度陸續更新上傳網站。
 
 

 

謝謝主席,各位部會官員。我看完整個報告,其實突然想到之前我看到的另一份報告,國發會的改善所得分配具體方案,有趣的是我們國發會把開辦微型保險納入所謂改善所得分配的一個指標,我不曉得這樣的思維是說窮人要受傷,或者是死亡之後就會獲得所謂的重新分配?為什麼會這樣提?因為覺得現在目前整個報告感覺是從各部會的資料湊起來,並沒有從一個全人的健康需求觀點去落實,從所謂的一個不平等的角度來看,剛剛先進都提的非常的多所得資源資訊等等,都會影響到健康,但是我們在這裡面看到的都是部會分工,但談國民年金為什麼沒有勞保年金,為什麼只有國民年金這一塊呢?所以反映目前的政府思惟,對待所謂的健康不平等,還是一個大家各行行事,沒有真的下去談整個社會架構,要怎樣消弭健康不平等的一個狀況。

 

剛剛報告引用Marmot的架構,我看了有一點膽戰心驚,這裡面他的六大面向建議,C3他就提出要發展更具保障與彈性的雇用,然後D3提到要讓進入即離開工作人免於危險並增進雇用。我們長期在關注工作貧窮必須要講,如果今天政府看到這樣子的一個標語,認為增加彈性雇用是有助於健康不平等的改善去執行的話,這真的適得其反的結果。在台灣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非常多真正的健康不平等是來自於所得,也就是工作貧窮這一塊,而工作貧窮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來自越來越彈性化的雇用,派遣臨時工的人數增加,所得不足造成工時就必須要不斷的延長。我想也許因為國健署今天的資料比較簡單,他可能提的還有更深入的,但是我真的希望要更謹慎的去看待所謂的彈性雇用這個東西。英國、美國、歐洲對於彈性雇用,前提是先有安全保障再來談彈性,但是台灣我們現在是在沒有安全的就業安全網下就開始大量使用彈性,所以造成所謂工作貧窮,甚至健康不平等的惡化。

 

我舉一個實際的例子,比如說計程車司機,他每天開車10幾個小時,但是很多計程車司機為了維持家庭生計,不得不每天開車10幾個小時,其實身體有很多的病痛,他也就忍著忍著,忍到後來突然有一天猝死,整個家庭就陷入貧窮。這種其實是一個非常明顯的指標,當這些貧困者,生活中沒有辦法維持的時候,根本沒有能力去想到自己的健康,尤其還要負擔一個家庭的生計的時候,他更不可能把自己的健康照顧放在第一優先,他總會想說我去看病我去看醫生我如果不能工作,那我的家庭怎麼辦?

 

所以從這裡延伸到另外一個所謂健康不平等,我們必須要去看整個家庭結構。剛剛先進有提到,我們把所有的責任都讓家庭自己去承擔的時候,這樣的問題就越來越嚴重,因為永遠就落在所謂的經濟支柱身上,不是父親就是母親,這個是剛剛提友聯在提的譬如說最低工資,其實我們非常想要知道一個資料的調查,到底我們現在目前鎖定的最低工資是不是能滿足家庭的需求?這樣的需求基本上除了維持生計以外,還要包括他們基本健康的加持,目前我們看不到這一塊指標,官方提出來的一個都是用CPI、GDP這一些很經濟性的,但是我們是不是真能夠從全人的角度去看待一個公司的給付是不是合理。

 

另外一塊我覺得政府其實可以試圖把現在很多調查指標的項目更清晰的呈現。很多的資料分析,比如主計總處家庭收支調查裡面,其實很簡單就是醫療保健一類,可是這樣的支出事實上有非常多的項目,那到底是支出在哪一項,他是把比較多的時間拿去看醫生,還是他把這些錢拿去買成藥?可能會導致不一樣的結果。我想其實這些都是可以進一步在調查指標上細分的話是可以更清楚的。我再舉一個指標的例子,比如說我們前一陣子在跟健康人權行動協會關心自殺防治的時候,我們在翻國內的資料時會覺得說我們對自殺成因的分析其實非常的不足。在台灣就是把經濟跟工作放在一起歸類,可是經濟跟工作是完全兩件事情,經濟因素有可能是負債但是你有工作,那工作有可能是你失業了,然後你一直想不開,可是在國外我們其實看到經濟跟工作其實是分開來,他是一個把項目盡量分得比較細,他就有辦法能夠去聚焦去了解整個所謂的自殺因素跟整個社會脈絡的差異。我想其實藉這個例子也是在提醒我們政府的指標,是不是能夠更緻一點,透過細緻指標,事實上可以分析出更多社會結構的要素。

 

再來一塊我必須要談的就是租稅。因為我們本身也有在做租稅研究,我對一個地方非常不解,我舉例在綜合所得稅裡面,有對各類所得有扣除額,可是各位知道嗎,我們對於三種類型的扣除額有非常大的差,一個叫薪資所得,每一個人每年的扣除額是12萬8千,平均一個月大概可以扣一萬多塊的扣除額;第二個儲蓄所得一年每人是27萬,等於每個月有2.25萬免稅額;第三退職也就是退休那一塊,一年他的免稅額是65萬,也就是你平均一個月可以免稅5.4萬。我不曉得說怎麼一個人的狀態怎麼有這麼大的租稅減免的落差?難道我們的政府認為說,老人之後可能吃的比較多是藥所以我必須要給他更多的扣除額,每個月給他5.4萬的扣除額?我真的無法想像,從租稅的角度來講,這樣子的制度設計到底是為了甚麼?因為你這麼高的所得免稅額,只是讓更多的富人在這裡得到更多的優惠,真正貧窮的拿不到退休金的,事實上他是得不到這種優惠。從租稅的角度我必須要說,如果我們今天整個社會安全網絡的建構是健全的話,根本不需要給這麼多租稅優惠,會給這麼多的租稅優惠反而是凸顯我們國家的社會安全建構是不足的,因為國家沒辦法提供給你就盡量從租稅減免給你,你有更多的錢自己去想辦法看醫生買成藥,我覺得其實這是曝露了整個國家在社會跟所得非常不均等的次位,也反映剛剛在講的,因為我們把所有的因素都歸於個人跟家庭,那國家在這裡面要負擔的就越來越少。

 

以上是整個資訊看過後的想法,我覺得也要肯定我們已經踏出了第一步,至少我們開始在關注這一塊,也希望說再下一步,我們其實可以走得更好更遠,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