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1

[公聽會專家學者意見] 5- 滕西華 / 台灣社會心理復健協會理事長

 
前情提要:2016年4月7日,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與林淑芬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合作舉辦「世界健康日--如何消弭健康不平等」公聽會,針對國民健康署即將出版的「台灣健康不平等報告書」以及衛生福利部「2025衛生福利政策白皮書」當中健康不平等的部分討論如何進一步落實的方法,以期跨部會合作共同消弭台灣健康不平等的問題。 當天出席並發言的專家學者共有10位,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為讓更多人完整知道這些專家學者們寶貴的意見,特別整理了逐字稿,並將以順序進度陸續更新上傳網站。
 

 

這個報告其實鄭雅文老師一開始就講了,可能是在亞洲整個地區裡面,對於台灣能夠先有提出這樣子的報告書其實具有很重要的角色,不過對於民間團體的角色,當然是希望政府能夠在整個白皮書的撰寫上面能夠更好,所以有一些不同的意見當然就各位也請多包涵跟參考。

 

首先這個報告書的層級決定報告書的內涵,其實以衛福部的層級來發表2025衛生福利白皮書,坦白講層級是低了點,因為至少要高到行政院院長辦公室或總統府的層級來談論這件事情。像大家剛剛提到的,這個報告看起來像是衛福部下面各個司跟各個署分別寫出來的,裡面內部也很欠缺橫向的聯繫。剛剛前面有提到,我舉幾個例子來說,譬如說這個心理健康就跟成癮防治之間是分開寫的;全民健保跟長照以及醫療體系的發展也是分開寫的;國際醫療其實跟要改善健康不平等跟其他部會應該要怎麼推動也是分開寫的。那當然不僅這樣子,即使是以全民健保跟心理健康,我們也有心理健康白皮書,這個心理健康裡面提到政策跟白皮書的關聯很低,層次也很不一樣。全民健保的分析裡面,又跟二代健保原規劃大相逕庭,就是說他裡面有資訊整合上不一致的現象,這其實是有點可惜。

 

我們民間團體沒有別的本事,就是會讀遍政府所有的出版品,所以讀了以後我們看說怎麼在a地方讀的跟b地方讀的其實不太一樣?譬如說健保裡面的心理健康和身心障礙來看好了。大家都覺得補充保費不公平,但我們裡面卻讚美補充保費而且要這個加速去推動跟彌補,再多收保費等等的。或者是說我們在整個這個全民健保的裡面,其實對很多措施可能是加速健康不平等,譬如說我們是要擴大差額給付,但是我們沒有去講到說用甚麼樣的手段去跟醫療體系配合,可以弭平這樣醫療資源的障礙。身心障礙也是,剛剛邱署長那份簡報是很用心,可是其實只做了原住民跟非原住民或是男性女性的比較,事實上身心障礙即便在這個白皮書裡面,身心障礙的專章也滿可惜的,只有CRPD。我們這個政府不是只剩下CRPD這件事情,而且還沒有公布報告書,但在裡面大部分都是這樣子的,內容好像我們有CRPD之後我們身心障礙的政策就可以完善。

 

像這種東西其實都很欠缺社會脈絡的分析,也是說他有些原因我們不知道,於是我們開出了處方,那這樣的處方大部分都是比較像是宣示性的,就是說我認為要促進甚麼、我要達到甚麼,可是我們其實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要促進這個、達到甚麼。就剛剛鄭雅文老師提到的,為什麼都是母親要陪讀,我剛剛在下面說不然這個國家是沒有父親嗎?字典是查不到父親呢?為甚麼一定要母親陪讀呢?就是這樣,所以我的意思說是像這樣的概念其實在這本白皮書裡面,很多地方都可能這些社會脈絡的分析其實是很欠缺的。

 

最重要的是提到第二點,就是其他部會不見了。我剛剛講層級決定了這個白皮書到底可不可行、可不可用。譬如說我們醫療體系的健全跟健康不平等最重要是公共建設,我們的公共運輸、公共建設,不用講無障礙環境的欠缺,我們出得了門不是每個人都有車;在我們緊急醫療體系裡面,都沒有提到整個台灣到緊急醫療體系有人三分鐘就到,有人三小時到不了,那這個最大的關鍵就是在公共建設,不是單純的城鄉差距一句話而已。比如說我們沒有提到怎麼健全整個全民保障體系,怎麼會是只有國民年金改革呢?我們還有很多社會年金體系的改革,不是只有國民年金。比如說我們在提的這個食安或是其他的體系,可是我們這裡面就沒有看到環保的這個相關的議題,跟這個中間的關聯。

 

最後是主計處。主計處的這個家庭收支報告裡面,跟NHE的報告裡面提到非常多,剛剛署長的簡報裡面大概也提到了,他在經濟上面所創造的這種不平等、這種社會性的因素。在主計處的家庭收支報告裡面可以得到兩種結論,一個是越低所得的家戶,他在醫療費用的負擔比例是越高的,但是我們都知道醫療費用是沒有辦法選擇,所以會導致平均餘命的結果,當然不是要活得久,他其實也活不好,重點是這樣,如果活的短命活得好還不錯,重點是又活不好,就是他沒有life quality的這個issue。所以在整個right to health四大指標裡面,從NHE的報告或是主計總處的報告,你就可以看出來他其實是越來越遠,包括可負擔性、品質、可近性、可接受性,這四大WHO的指標,其實我們對整個報告書裡面都沒有看到、都沒有看到這樣的分析。所以經濟跟財政的這個體系裡面,他怎麼樣去改善這種現象。

 

那當然主計總處的分析裡面提出另外一個就是,越鄉下的縣市裡面,他的醫療費用的民眾支出也越高,你會覺得很奇怪根本沒有醫療機構沒有人賣東西,他去哪裡花最高?是因為他事實上在那邊就昂貴。他的是昂貴,所以他越昂貴他就逼得他必須不得不選擇。都會地區的人有非常多的這個選擇,包括他所得到的教育的體系裡面都是比別人豐富,所以這些欠缺其他各部會的脈絡。我覺得剛剛怡碧講得很好,就是health in all policy好像沒有,現在要health in 衛福部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是要in all policy. 所以這一本報告書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不用等到520以後,應該要重寫,把各部會拉進來,謝謝。